“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阅读理解】片面浅谈黄少天

1)蝴蝶蓝:“书在,他们就一直在,我不改,就一点儿也不会变。”
2)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由于本人临近期末考,只有精力和时间仔细看以下展示的三章,所以解读出来的人物形象十分片面粗糙。如果有人愿意不吝赐教,在原著基础上纠正或与我讨论我的观点,我不胜感激。
3)尽量抛开主观因素,理性分析人物性格,如有分析不妥之处,还请劳烦指出。十分感谢。

以下正文。

1.通过《全职高手》第一百八十二章《咨询一下》第一百八十三章《蓝雨队长》,第一百八十四章《这也算优势?》评析文中黄少天的人物形象。(10分)

答: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文中对黄少天性格的直接描述。

1.黄少天那家伙的话痨属性实太拉低他的印象分,一个总嘀嘀咕咕的家伙,总归会让人觉得有些轻浮。

2. “不愧是黄少啊……”春易老此时也忍不住惊叹了,就这记录成绩他们也看过不知多少遍了,却根本都不敢下什么定论。或许也只有黄少天这样技术顶尖,又有着惊人判断力的大神才敢这么自信地给出答案。

3.这位蓝雨的队长,显然并不如外界所说的只是一个很会团结队员的温和的人。这样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根本就不黄少天之下。不,或许比黄少天还要强。至少此时,黄少天都没有做出这样大胆的推断。

4.“果然是黄少……”春易风又忍不住感慨了一次。或许会有一些人因为黄少天的话痨觉得这人不够沉稳,但事实上,作为联盟中出色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绝非是非常沉得住气的人。

    只有沉得住气,才能赛场上敏锐的观察,把握佳的时机。

从以上描述我们可以将黄少天的性格概括为:
技术顶尖,判断力,观察力,沉得住气,机会主义,话多。

有总体的一个印象以后我们再往细里分析。
首先是春易老登场。春易老是蓝雨战队旗下公会蓝溪阁的总会长,对于他,蓝雨战队的队员的态度是--

【    “嗨,大春!”

    春易老时间掌握得很好,过来训练室的时间正好是蓝雨战队正式的训练课结束,大家随便放松的时候。他一出现门口就被人看到,和他打着招呼。

    春易老姓梁,名易春,俱乐部这边的熟人都会叫他大春。

    “嗨。”春易老朝和他招呼的选手挥手致意。这家伙叫李远,是蓝雨这边的一个人。和大多人谨小慎微不同,这小子入队后就异常活跃,对每个人都积极热情,很快和所有人混熟,包括春易老。

    此时他一声招呼,其他不知道春易老来的选手也都抬头望了过来,不过大多就是点头算是问候了一下,就又回头各忙自己的去了。后倒是喻文州起身过来招呼了起来:“大春过来啦!”】

总结一下,新人李远打招呼,喻文州搭话,包括黄少天在内的其他队员并没有什么反应。

其实从这里可以看出黄少天和叶修关系是真的很好。对于同属一个战队下的春易老黄少天就只是看了一下,连招呼都没打,而对于前对手叶修可以直接套个兜帽就跑出来找他。说黄少天是蓝雨的小太阳,阳光普照大地,却不是每一处土地都能被阳光直射。

对叶修的态度可以看出黄少天性格里重情义的部分,同时也可以看出黄少天也不是谁的情义都重,并不是那种广义上来说的自来熟。

再然后--

【  “有些时候没过来了啊!”喻文州待人和气,正式训练此时已经结束,看到春易老来就过来陪着聊了起来。

    春易老也就是知道蓝雨的队长比较好说话,这才没像霸气雄图的蒋游那么犹豫。这要把队长换成是韩文清,他也绝无可能一有想法就立刻丢下电脑找上门来。

    “是啊,近忙啊,第十区开荒呢!”春易老开始把话题往这边带。

    “开个荒而已,还要你去亲自指导啊?”喻文州笑,俱乐部的公会大体上如何运营,他还是清楚的。

    “这次第十区可大不一样呢!”春易老很严肃地说着。

    “哦?怎么了?”

    “不知哪里冒出来很多高手,第十区现的那些小本记录,个个都破了十年以来的总记录,看起来,全都是像职业级选手的手笔。”春易老说。

    “咣当”一声巨响训练室里传开,跟着就是三四人接连的惊叫:“黄少没事吧,怎么了?”

    “没事没事,滑了一下。”黄少天灰头土脸地扶着坐椅从地上起来,一瞅看到春易老也正诧异地望着他,连忙挥了下手:“大春来啦!哈哈哈,好久没见你了,今天这么有空啊?吃饭了没有?还没吃呢吧?正好一会开饭了,吃了再走啊!”】

这里其实是我后来一直很困惑的一个地方。

一开始我只当这里是一个故意设置的笑点,但仔细想想的话,这里的“故意设置笑点”其实是不成立的。

这里乍一看黄少天会摔倒是因为他想起自己帮叶修刷副本心里有鬼被吓的,但请各位回想一下平常这种从椅子上跌下去的情况会发生在什么情况什么人身上。

在我的认知范围里,会从椅子上摔下去,要么就是消息太令人震惊,要么就是那个人本身就咋咋呼呼不够稳重。

可是,这不就与当时的情况相违背了吗?

虫爹在写人物时候非常用心,之前一次粉丝访谈里别人问及“叶修有哪些可爱的地方”的时候,虫爹回答大意时候写的时候有刻意想过。(大概是这个意思,时间原因来不及去找具体内容,非常抱歉。如果有人愿意提供资料,在此感激不尽。)

由此我并不认为这里只是一个单纯的笑点。退一百步来说,虫爹前脚刚说黄少天稳重,后脚黄少天就因为一个早就知道的事情摔到椅子下面,然后后文继续吹黄少天怎样怎样沉着怎样怎样冷静……

那这就不是逻辑上的问题了,是作者脑子的问题。我建议他出门右转去人民医院找找治健忘的方子。

当然虫爹既然能把全职写完就说明他脑子挺好使的,虽然有时搞不清究竟是宋奇英还是宋英奇。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先前提炼出来的关键词:判断力,观察力,沉着,冷静,话多。

我认为这里摔椅子的情节其实非常好地体现了黄少天出色的判断力。

回归原文,春易老当时说了什么?

【 “不知哪里冒出来很多高手,第十区现的那些小本记录,个个都破了十年以来的总记录,看起来,全都是像职业级选手的手笔。”春易老说。】

猜想一下,要是你是喻文州,在春易老说“有职业选手操刀”以后,你会不会问他都有哪些职业呢?如果春易老直接一个一个报过去,当“职业选手”和“剑客”这两个词接到了一起,大家首先会想到谁?

当然是黄少天,剑圣黄少天,妖刀黄少天。

黄少天那么一摔等于是堵住了喻文州的问话,让话题不会那么快扯到自己身上,也等同于间接承认那些职业选手里面有自己。

一个本性沉稳的人怎么会坐着坐着就摔倒呢?

喻文州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他是蓝雨的队长,又是和副队长黄少天配合了五年的搭档,这都看不出黄少天打断他的意图,这战队也别叫蓝雨了,直接改名叫嘉世吧。

所以当后来春易老再提及那些代打的职业时,喻文州直接把春易老的注意力引到“魔剑士”和“君莫笑”身上了,对那个剑客提都不提,挽救了黄少天的面子。

毕竟职业选手跑去打低级副本的确是很掉价的事,当时打副本时候黄少天就说了那句很经典的“ 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帮人刷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不许说出去啊!说出去我弄死你”,结果不仅帮公会眼里的刺头打完低级副本还被告到战队那边去,先别提公会会长真认出那是他,整个训练室的职业选手都知道他去打低级副本了,对他来说,这还不丢人?

综合了这些考虑之后,黄少天摔那么一跤就是很正常的事了。你不得不钦佩他在几句话的功夫里就想到该怎么顺利化解可能出现的尴尬场面,而这恰好是这位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细腻的心思和强大的判断力并行的结果。

接下来的事就很顺理成章了。喻文州分析出君莫笑就是叶秋,春易老这会儿还在懵着,吃饭时间到了。

    【“吃饭了。”喻文州说。

    “嗯嗯,吃饭吃饭。来来,大春一起去。餐厅哪知道吗?我带你走啊!”黄少天过来单臂搂着春易老就把他拖出去了。】

    【春易老味同嚼蜡地扒拉着眼前的饭菜。同桌的有喻文州,有黄少天,但两人都是很随意地聊着,对于叶秋的事似乎完全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想想也是,人家自己也是职业选手,对于叶秋当然没必要过分的惊讶。叶秋都退役了,跑去玩玩网游又有什么鲜的?也就他们普通玩家,会因为大神跑来和他们一起竞争而有一些窒息。

    吃罢饭,告辞离去,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再没提叶秋的事。喻文州依旧是那副和气的模样,还陪他走了一段,直至要彻底分开时,才后又交待了一句:“那个君莫笑,尤其是手里武器的情况,多多留意一下吧!”】

一个细节。虽然是黄少天拉着春易老一起去吃饭,但显然黄少天只是在圆自己摔倒时候对春易老“一起吃饭”的话。因为你要是真心想请一个人和你一起吃饭,就算只是客套,你也得陪他聊几句吧?更何况是黄少天这种话痨,绝对是饭桌上的话题王,但显而易见,这人根本就没理春易老!反而是喻文州饭后礼节性地陪春易老走了一段路。

我个人觉得这里表现了黄少天两个方面的性格:一、他的热情是看对象的,对不感兴趣的人他真的没那么平易近人。二、他的机会主义。

机会主义,也称投机主义(Opportunism ),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就可以使用一切方法,突出的表现是不按规则办事,视规则为腐儒之论,其最高追求是实现自己的目标,以结果来衡量一切,而不重视过程,如果它有原则的话,那么它的最高原则就是成者王、败者寇这一条。

黄少天的作战风格就是游离在体系之外,作为战队的王牌成员,这种风格还不算离经叛道吗?作战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的性格,比如我觉得叶修那种见招拆招的散人快打就有他本身随性性格影响,韩文清一往无前的作战风格完全就是他本人性格的阐述。而黄少天作为一名机会主义,虽然他性格里有重情义热情活泼开朗好面子这一些成份在,但你不能否认他骨子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

请人吃饭却不理别人这在一般人来说应该是有失礼嫌疑的事,可黄少天本身就蔑视墨守成规,他不理春易老,反而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体谅春易老这种被shock到食不下咽的心情,就大发慈悲不烦他了。如果是这样,那这体现的就是黄少天的观察力和他独有……独有的关心,嗯。

送走春易老后,喻文州找上了黄少天。

【喻文州这边,回过身来,看到黄少天正回自己的房间,连忙出声喊了一下。

    “干嘛?”黄少天应着。

    喻文州过来,却是和黄少天一起进了他房间。

    “队长有什么吩咐?”黄少天问着。

    喻文州站一边的桌旁,拿着桌上一个笔筒把玩着:“上次和嘉世比赛的时候,晚上你好像有出去啊?”

    “咦,有这回事吗?那一天吗?嗯嗯,让我来想想啊……”黄少天说。

    “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喻文州问。

    黄少天没支声。

    “时间和那个副本记录时间很吻合,那队里那个剑客流木,就是你吧?”喻文州说。

    “流木吗?嗯,这个名字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耳熟。怎么会呢?好奇怪的哈。”黄少天说。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装傻打岔也不去说什么,只是接着道:“叶秋的那把散人武器到底是个什么名堂?”

    黄少天的神情也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毫无疑问,就如我先前所说,就是专为散人而做的武器。”】

我就不能理解动画里的黄少为什么那么紧张,因为在我看来黄少天对被揭穿帮叶修打副本这件事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我们翻回前文,

【    喻文州随意找了台电脑坐下,登录游戏,一边头也没回地说道:“少天你也来看看吧!”

    身后没有反应,黄少天戴着耳麦像是没有听到,左右两边的选手却是一起推他:“黄少队长叫你呢!”

    “啊?什么事?”黄少天摘了耳麦回头问。

    “过来看看第十区的副本记录。”喻文州说着。

    黄少天无奈起身,一边走过来一边说着:“第十区?十区的记录有什么可看的?”】

无奈。
为什么无奈?因为他明白喻文州肯定知道代打的里一定有他,本来还想装聋作哑,喻文州硬叫他过去,他能不无奈吗?

再回头看在黄少天房间里两人的对话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装傻打岔也不去说什么,只是接着道:“叶秋的那把散人武器到底是个什么名堂?”

    黄少天的神情也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毫无疑问,就如我先前所说,就是专为散人而做的武器。”】

严肃起来这里根本就直接招供了啊!

其实我觉得黄少天和喻文州这里的对话更像是朋友之间的打趣。我和我室友就经常会进行类似的对话

我:“你周末时候好像一直都在床上。”

室友:“嗯?有吗?”

我:“别装了你,《王者荣耀》的音效一直在响。你不是说不打游戏了吗?”

室友:“游戏?什么游戏?《王者荣耀》是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排位打得怎么样了?”

室友:“我跟你讲!blablablabla…”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对话就给我这种感觉。

如果之前的分析没有错的话,黄少天已经间接向喻文州坦白这件事,喻文州也明摆着get到信息了。打副本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那他俩对话时候黄少天究竟为什么会紧张?

最后,是两人对于千机伞和散人的讨论。
  【  “攻击力呢?”

    “绝对的银武水平。”

    “有什么特别属性?”

    “没看出来。看起来似乎是没有。”

    “攻速呢?”

    “各种形态都是统一的,应该是5的攻速。”

    “有哪些形态?”

    “从他用过的技能来看,全职业都已经包括进去了。”黄少天说。

    “等级呢?”

    “他应该有把握提升的。”黄少天说。

    “这样的武器,再加上叶秋,看来是有机会看到真正的散人了。”喻文州感慨。

    “不过至少也得要一年以后。”黄少天说。

    “散人么……”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这里可以看出,虽然黄少天和叶修私交很好,但面对将成为未来敌人的叶修,他还是暗中关注对方的情况。
黄少天虽然很讲义气,还是非常公私分明的。

黄少天其人,虫爹在形容他时只说了两个词:话多,机会主义。
其实这个概括很有意思。话多是表面,机会主义是内里。
我很难用单纯的冷和热划分黄少天,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热情与冷酷才那么吸引人。

感谢看到这的您。(鞠躬
嗯……请各位评卷老师打分?






最后的最后,是个人作为黄叶党的私心,无感请慎入:

【  “少天和叶秋近有联系吗?”喻文州问。

    “没有啊,那家伙从退役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或许已经被外星人绑架了吧!”黄少天说。

    “他不用手机的对吧!”喻文州说。

    “嗯。”

一个细节。喻文州这里的“对吧”可能只是他随口一问,即使黄少天不回答他也早就知道答案。但是正是无心之说更加侧面表现了黄少天和叶修两人的关系真的很好,好到喻文州想起叶修相关的事时,他首先问黄少天“是吧”,得到黄少天肯定后他才继续说。可见至少在和黄少天搭档数年的蓝雨队长看来,黄少天叶修两人的关系确实亲密。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您www

评论(35)
热度(91)

© 临界 | Powered by LOFTER